• 首页
  • 聚合支付
  • 移动支付
  • 微信支付
  • 云闪付
  • 第三方支付
  • 二维码支付

银联向收单机构提供微信支付条码接入测试服务

本文来源:互联网 2018-04-08     浏览量:
导语:4月1日,中国银联发布公告称,中国银联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 微信支付 条码支付业务合作。目前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各项准备工作全....

4月1日,中国银联发布公告称,中国银联与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合作。目前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各项准备工作全面就绪。即日起,中国银联面向收单机构提供微信支付条码支付业务接入测试服务,各收单机构可登陆银联开放平台获取相关文档,根据中国银联和微信支付的指引分批接入。

这次合作被业内看作“断直连”任务的一次实质性落地。而随着财付通与银联合作意向的敲定,支付宝未来的合作路径也备受瞩目。

银联方面解释称,条码支付直连包括“发卡侧直连”和“收单侧直连”。其中发卡侧直连指快捷支付业务;收单侧直连指目前商业银行、支付机构通过直连方式为条码支付机构拓展商户、并为商户提供条码支付机构收单服务。

“银联与微信支付的此次合作,不涉及发卡侧快捷支付业务,只针对将商业银行在收单侧对财付通条码支付的受理业务纳入银联网络,符合监管规定。”银联方面人士表示。

1、收单侧方案设计原则

接近银联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详解合作后的交易流程,今后来自财付通的交易清算模式将变为“商户-收单机构-银联-支付宝/财付通(下文简称“A/T”)-银联或网联-发卡行”,目前解决的仍然只是收单侧断直连的问题,而发卡侧,网联和银联此前都有系统布局,主要取决于市场机构如何选择。

该人士进一步解释称,目前A/T已占据移动支付市场九成以上的份额,从其市场定位和当前市场发展趋势来看,A/T机构不太可能回归到一个完全的自发码自收单的普通收单机构的状态。

“如果A/T回归到一个纯收单的身份,就只能借助一些直营的地推机构去帮助其实现商户拓展,比如美味不用等、二维火以及支付宝的口碑等等,但是这样效率会低很多。因为市场有相当一部分优质商户是牢牢把握在一些收单机构的手中的,包括收单机构也包括收单银行。这些收单机构除了地推,也会为商户提供一些资金清结算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服务。A/T想要维持目前的市场发展规模,某些程度而言也必须要借助这些收单机构的力量。”该人士表示,“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因为A/T所把握的海量用户,市场上的收单机构也有与其合作的强烈意愿。但如果这些收单机构的身份从收单退化到纯市场拓展的角色,就只能以地推、贴码和上送商户信息这类的形式参与到产业链中,资金流与他们无关,收单牌照也就没有意义,对于一些规模体量较大的强势收单机构可能就彻底失去了参与热情。”

与此同时,该人士进一步补充认为,就算A/T回归收单角色,也只是解决了其“资金二清”的问题,不代表不会存在“信息二清”的违规可能。

所谓“信息二清”,指的是收单机构为控制风险,主动要求将风险识别、商户走访等控制环节交由外包机构承担。外包机构以电子形式批量传递并保留的商户交易信息,甄别上送用户的发卡行行号,卡号、交易时间、交易类型,交易金额,POS终端信息等核心数据,本身就违反了《关于加强银行卡安全管理预防和打击银行卡犯罪的通知》(银发〔2009〕142号)中,关于“对于涉及客户信息和交易信息处理的外包服务机构,收单机构不得允许外包服务机构存储银行卡卡号以外的信息”的规定。以风险控制为名,介入收单业务的核心数据环节,“信息二清”存在信息数据截留、转卖、丢失或篡改的风险,上送数据也并不严格执行“T+1”的刚性制度。

“所以要彻底解决资金二清和信息二清的问题,在收单侧嵌入一个清算环节,我们认为是很有必要的。而296号文的文件精神中,对A/T这样的机构建立了一个新的定位,叫条码支付发码方即条码服务商。让这种模式的合规性有了依据。”

而相较于此前银行系清算中心、深金结和农信银等机构的“透传”模式,银联人士称,该方案设计将坚持三个底线:“首先,所有资金划付的动作原则上都通过央行大小额系统完成;其次,一定要保证对下游收单机构按时足额的付款,保证清算效率,更加要避免在清算环节出现资金断裂的情况;第三是建立清晰的对账机制。”

2、“断直连”大限将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随着4月1日条码支付规范的落地,“断直连”也将临大考。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银发〔2017〕281号,以下简称“281号文”)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印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的通知》(银发〔2017〕296号,以下简称“296号文”)等一系列监管文件要求,支付机构需断开涉及跨法人机构间的直连处理条码支付业务,迁移到具备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处理。

经济观察报从多家支付机构处了解到,近来网联也正密集传达切量提速的要求。

近日,网联方面披露数据称,自去年6月30日正式启动切量以来,截至今年3月31日,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简称“网联平台”)自2017年6月30日启动切量以来,累计资金交易转接清算笔数成功突破100亿笔。接入并启动迁移340余家银行以及100余家支付机构,已累计完成资金交易转接清算100多亿笔,成功交易金额近3万亿元,最高单日交易笔数处理规模超过1亿笔。

“两家清算机构都是央行授予资质的正规军,内部当然也有竞争。”一位接近网联的人士表示,“但现阶段而言,无论是银联还是网联,目前最重要的任务都是协助监管尽快完成‘断直连’的首要任务,将A/T两大机构的支付交易纳入监管清算体系内。在这个问题上二者的关系应该是合作大于竞争的。”

目前来看,银联在清算领域毕竟有十余年的系统建设和市场经验积累,在交易处理速度、资金清算效率等各方面的服务能力现阶段确实略胜一筹,但是网联作为重点扶持建设的线上清算机构,也是清算市场的一个重要参与角色。

而支付宝、财付通两家支付巨头的清算模式也深刻影响着清算市场的未来格局。如今财付通已在收单侧迈出了一步,支付宝将如何选择还需拭目以待。

但亦有相关业务人士表达了对该模式的犹疑:“发卡侧模式迟迟未见落地,银联和网联都可以接,就会出现不同的排列组合方式,如果A/T在发卡侧选择了网联,那涉及到银联卡的清算业务时网联需不需要支付银联品牌费?这些细节问题目前都无法明确。”

免责条款:本文由聚合支付范儿(http://www.ijuhepay.com/juhezhifufaner)收集,为支付产业相关商业资讯,仅供参考,文章内容和图片均采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