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扫码分期
  • 聚合支付
  • 移动支付
  • 微信支付
  • 云闪付
  • 第三方支付
  • 二维码支付

反洗钱升级,深圳央行发15张罚单罚没千万

本文来源:互联网 2020-09-02     浏览量:
导语:9月1日,深圳央行发布15张罚单,对2家银行,3家支付机构,10个个人予以处罚。主体及个人总计罚没1372.95万,主体罚没1310.1万,个人罚没62.85万。 其中,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

9月1日,深圳央行发布15张罚单,对2家银行,3家支付机构,10个个人予以处罚。主体及个人总计罚没1372.95万,主体罚没1310.1万,个人罚没62.85万。

其中,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等反洗钱违规是主要的被罚原因,其中建设银行被罚204万元,浙商银行罚没98.1万元,除了支付机构以外,银行仍然是反洗钱关注的重点,特别是四大行之一的建行。此前,7月建行大连支行也曾因反洗钱不力,被罚95万元。银行形式合规,但未以“风险为本”的态势急需改变。

三家支付机构一共罚没1008万元,在上半年商银信因反洗钱不力被罚没近1.16亿的背景下,罚单金额不及,但是仍然需要各方重视,特别是央行与公安部联合强力打击跨境赌博的形势之下。

而这一系列罚单背后,反洗钱升级,“跑分”猖獗,更应该让行业警觉。

严峻的反洗钱监管形势

除了疫情影响,2020年对于支付行业来说,反洗钱合规是一大关注焦点。回顾近期我国的反洗钱形势,有三大趋势。

反洗钱相关法规逐渐完善。对于《反洗钱法》的修订,一直是近几年金融合规的一大重点,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移动支付的普及,2007年执行的《反洗钱法》已经难以适应当下形势。

今年“两会”期间,央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央行昆明中心支行党委书记杨小平、央行南昌中心支行行长张智富等多位人大代表皆建言,加快《反洗钱法》的修订进度。

不久之后,6月2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第31届第3次全会上表示,中国显著加大了国家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工作力度,持续强化国家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协调机制,拓宽反洗钱监管的广度、增强反洗钱监管的实效,加大反洗钱处罚力度。

此外,易纲特别提及了我国《反洗钱法》的修订工作已经启动。

反洗钱形势严峻,银行成为重灾区。根据4月30日,央行反洗钱局发布《2019年人民银行反洗钱监督管理工作总体情况》显示。2019年,央行全系统共开展了658项反洗钱专项执法检查和1086项含反洗钱内容的综合执法检查,处罚违规机构525家,罚款合计2.15亿元,同比增长13.7%。

在整体反洗钱违规情况更加严重的背景下,银行在反洗钱上的违规情况,要比支付机构更加严重。

2019年,反洗钱局处罚银行422家,罚款合计1.54亿元;而支付机构则处罚了11家,罚款合计3085万元。合计罚款金额方面,银行是支付机构的近5倍。

为了应对金融机构严峻的反洗钱形势,2019年年初央行的规章制定工作计划中,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督管理办法的修订便是重点之一,而在2020年4月发布的新一年规章制定工作计划中,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督管理办法的修订仍然在列,足见其重要性以及修订任务的艰巨。

反洗钱相关惩罚金额创新高。4月29日,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因违反16项规定,被央行营管部给予警告,并罚没近1.16亿元,这刷新了支付机构罚单最高纪录。

其中,未严格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未对购买预付卡的客户进行有效身份识别、在互联网支付业务中未按规定管理特约商户资料等多项违规事宜,均与反洗钱相关。如果将商银信的近1.16亿罚单完全划入到反洗钱范畴,那么这一张罚单就是2019年支付机构全年合计罚款金额的3.76倍。超过2019年央行反洗钱局全年罚款合计的一半。

此外,2月中旬,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华泰证券分别被罚2360万元、1820万元、1010万元,受罚原因都是违反了反洗钱法。总计超过5000万,已经将近2019年反洗钱局全年罚款合计2.15亿的四分之一。

而在2020年,新的反洗钱形势,让每一个机构都应该提高警惕。

“跑分”猖獗,反洗钱进入新阶段

伴随着国家对跨境赌博产业链的打击力度推进,支付行业的反洗钱压力也在不断增加,其中“跑分”洗钱是最为棘手。

2020年上半年,疫情影响之下,国民娱乐线上化,线上犯罪活动也在增加。公安部近期也指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境外赌场、赌博网站加大对我公民招赌力度,一些不法分子大肆借疫情实施电信网络诈骗。

防范洗钱,斩断犯罪资金链,成为了警方打击网络赌博“釜底抽薪”的一招,而“跑分”平台是公安部重点打击对象。

“跑分”是指,违法犯罪团伙为实现非法资金的转移,搭建的非法网络支付平台,并冠以“跑分”等新名称,掩盖从事非法犯罪活动本质,引诱用户提供个人银行卡或收款码参与转移非法资金活动。大量不明真相的用户被引诱,并参与到洗钱活动中,法难责众,这增加了支付企业的反洗钱压力。

此外,目前,银行卡收单市场存在很多问题及风险,主要是不法商户的洗钱及恐怖融资、跨境赌博、网络赌博、色情平台、互联网销售彩票平台、非法外汇等非法交易风险;多家支付机构严格落实人民银行监管规定,追求发展与防范风险并重。配合人民银行打击洗钱犯罪工作的同时,嘉联支付则提出了“严格准入、重点识别、持续关注、详细登记、及时报告”的原则,未来继续加强内部控制及风险管理,使业务稳定、有序、健康发展。

而在近期,央行也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在终端管理方面,从生产、入网到退出,全方位监控终端风险;在二维码支付方面,将制定规则区分个人码和商户码,降低二维码支付相关风险。以此,从顶层设计上,解决支付企业所遇到的反洗钱难题。

我国的移动支付已经发展到极为便利的程度,无现金支付也为抗击疫情提供了不小的帮助。然而便捷之下,风险随之攀升,全民移动支付时代,任何机构都可能存在反洗钱风险,与灰黑产的缠斗也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免责条款:本文由聚合支付范儿(http://www.ijuhepay.com/juhezhifufaner)收集,为支付产业相关商业资讯,仅供参考,文章内容和图片均采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