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扫码分期
  • 聚合支付
  • 移动支付
  • 微信支付
  • 云闪付
  • 第三方支付
  • 二维码支付

翼支付因违反“2号令”被罚 曾深陷“暴力催收”阴霾

本文来源:互联网 2019-10-24     浏览量:
导语:2019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下称央行营管部)发布新罚单。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翼支付)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央行营....

2019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下称“央行营管部”)发布新罚单。天翼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翼支付”)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央行营管部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10〕第2号发布)第四十三条第七项的规定,对其处以人民币罚款6万元。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10〕第2号发布)第四十三条中规定:支付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处3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中国人民银行注销其《支付业务许可证》;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转让、出租、出借《支付业务许可证》的;

(二)超出核准业务范围或将业务外包的;

(三)未按规定存放或使用客户备付金的;

(四)未遵守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比例管理规定的;

(五)无正当理由中断或终止支付业务的;

(六)拒绝或阻碍相关检查监督的;

(七)其他危及支付机构稳健运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或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

而此次翼支付便是触犯了“其他危及支付机构稳健运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或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因而受罚。

而在2018年8月22日,翼支付还曾因违反《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罚款人民币1万元。

频出事故的翼支付

翼支付成立于2011年3月3日,注册资金为5亿人民币,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在2011年12月22日获得支付牌照,但彼时翼支付仅获得了三项支付业务许可,即移动电话支付、固定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但在2014年4月14日,翼支付便获得央行许可,成功拓展了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仅限线上实名支付账户充值)这两项支付业务,并在2016年12月22日顺利完成续展。

虽然成功续展,但翼支付却似乎从2015年就开始频出事故,仅2015年半年内就被曝光了7次盗刷事件。

2015年4月,不少用户因使用“翼支付”捆绑了银行卡,导致银行卡资金遭盗刷,被盗刷金融从从百元到5000元不等,其中有用户表示申诉后数月仍未能获得理赔。

2015年4月,7名大学生的钱通过翼支付被转走损失总金额超1万元。

2015年6月,有用户称使用翼支付交电费300元未成功,并且遭盗刷后不知道钱款去向。

2015年6月,有用户称从未开通过翼支付,但其建设银行借记卡却被盗刷的近3万元,而被盗刷的资金是通过翼支付平台转出。

2015年6月,又有用户称从未开通过翼支付账号却被盗刷,被盗刷金额达1.5万元。

2015年9月,有用户银行卡被莫名绑定在翼支付上,之后被盗刷2万元。

2015年10月,多位用户曾表示,在持卡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银行卡中的资金通过翼支付被盗刷,且没有开通翼支付的银行卡也被盗刷。

而在这些盗刷事件发生之后,翼支付的处理方式却不尽如人意。除去一部分用户对于信息安全缺乏警惕心的因素之外,翼支付所负责任并不小。首先,翼支付几乎没能率先察觉到账户异常并快速与用户沟通;其次,对于用户盗刷后的申述并不重视;再次,翼支付若真有多重验证和完善的风控模式,根本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多人被盗刷的情况。

除了盗刷以外,也有用户反映曾在翼支付甜橙理财的活期宝中无法提现,以及向翼支付甜橙白条充值失败却收到银行扣款。而移动支付网还在投诉平台上发现,有用户投诉翼支付存在暴力催收现象,昨日51信用卡便因存在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被警方调查。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翼支付是因触犯“其他危及支付机构稳健运行、损害客户合法权益或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被罚。

来源:21CN聚投诉

此外,2018年11月28日,在中消协通报的100款App个人信息收集与隐私政策测评情况中,翼支付仅得一星。而在此次测评中,测评得分60分及以下为一星。这也从侧面反映翼支付App用户体验并不好。

另外,在翼支付官网披露的《2018年非银行支付机构关于客户投诉及处理情况的信息披露公示》(下称“公示”)中可以发现,2018年交易类客户投诉事件达4623件,相比较2017年的3044件足增加1579件。同时,2018年的服务类客户投诉事件为443件,较2017年多出66件。并且,处理时效也较去年低。

在公示中,对交易类客户投诉事件的解释为包括支付掉单类、重复支付类、盗刷等涉及资金变动的相关投诉。这表明在支付交易风控上翼支付仍有不足之处。

除去风控问题,翼支付还曾因违反反洗钱条例被央行点名批评。

2017年7月24日,那曲中支反洗钱工作人员对辖区机构的反洗钱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监管走访。此次监管走访主要调取了那曲翼支付的内控制度资料以及开户资料,交易流水,查看了相关的反洗钱培训和宣传情况,工作交接情况。而在本次检查中翼支付被发现了9大问题:

1、内部制度不健全,无档案管理办法;

2、内部制度不健全,无内部审计及稽核制度,2016年未做内部审计;

3、未按照相关要求以正式文件的形式设立反洗钱领导小组;

4、未按照要求建立工作交接登记本;

5、未按照要求将反洗钱岗位人员变动及时报备当地人民银行;

6、未将反洗钱工作纳入到2016年的业绩考核中;

7、未建立反洗钱重大事项或敏感事项报告处理流程;

8、未按照要求建立可疑交易信息处理流程;

9、2017年上半年未组织高管进行反洗钱培训和进行反洗钱宣传。

此次央行仅仅点名了翼支付,却并没有对翼支付采取实质性的处罚措施。

动作频频的翼支付

虽然翼支付存在诸多问题,却并未阻碍其拓展市场的野心。

2018年3月份翼支付就宣布了增资项目信息,并且拟新增不超过(包括)5名投资人,增资完成后投资人持股比例合计不超过49%,中国电信持股比例不低于51%。2019年1月,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中国电信翼支付披露,A轮引战增资结果正式获得央行审批通过,引入前海母基金、中信建投、东兴证券和中广核资本等四家战略投资人,翼支付从4家战略投资人处融资9.45亿元。而2019年4月11日,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在业绩发布会上透露,将翼支付分拆上市是长远目标,但是对于分拆上市的时间并未具体透露。

另外,在2019年3月翼支付更是入股了付费通,持股4.46%。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付费通成立于2003年5月,注册资本为1.0075亿元人民币。于2011年5月3日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牌照,是首批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的27家企业之一。2016年5月3日,付费通顺利完成续展,同时合并上海付费通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在上海市的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同时其还主动申请终止固定电话支付业务,目前业务类型为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全国)、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上海市)。从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上看,翼支付入股付费通属于强强联合。

2019年7月,翼支付出资2.1亿元入股众安小贷,与众安信息服务技术有限公司并列成为第一大股东,分别持股41.18%。据了解,众安小贷是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旗下互联网小贷公司。2017年10月20日,众安在线获得重庆市金融工作办公室文件批示的互联网小贷牌照。翼支付此举间接获得互联网小贷牌照。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翼支付在去年便入局了近年最热门的交通移动支付领域。2018年10月16日海口市公交上线翼支付乘车码,彼时仅有海口、冷水江、绵阳这3座城市的公交支持翼支付乘车码。在2018年11月,翼支付称通过与银联乘车码的合作,翼支付已在海口、合肥、郑州、济南等全国50余城市提供乘车码服务。而在2019年7月,兰州公交上线“翼支付”乘车码。可见翼支付暂无独自开拓交通移动支付市场的能力或打算。

在诸多举动之下,难掩翼支付想多方发展的野心,但其在用户体验上并无改进,在逐渐失去用户黏度之后,翼支付真的能雄起吗?

免责条款:本文由聚合支付范儿(http://www.ijuhepay.com/juhezhifufaner)收集,为支付产业相关商业资讯,仅供参考,文章内容和图片均采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