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扫码分期
  • 聚合支付
  • 移动支付
  • 微信支付
  • 云闪付
  • 第三方支付
  • 二维码支付

2021年支付趋势分析

本文来源:移动支付网•慕楚 2021-03-15     浏览量:
导语:引言: 经历过2020年的震荡,2021年的支付行业仍然不会太平,以支付机构条例为代表的监管政策正重塑这个行业,上市潮与互联网强企入局让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刷脸支付、区块链等新....

引言:经历过2020年的震荡,2021年的支付行业仍然不会太平,以支付机构条例为代表的监管政策正重塑这个行业,上市潮与互联网强企入局让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刷脸支付、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应用又带来了无限的市场想象力,此外,渐行渐近的数字人民币又该如何改变支付行业,支付回归本源的背景下,一起来看看支付行业会有怎样的发展未来。

2020年的不平凡,新冠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影响着各行各业,而支付作为服务各行各业的基础服务,同样面临着机遇与挑战。藉此,移动支付网希望从已经发生的改变当中,洞见支付行业的发展趋势,期望能对大家带来商业启迪。

政策监管

反洗钱加码,支付合规压力增大。2020年的反洗钱监管异常严格,从疫情期间打击跨境赌博及电信诈骗到“断卡”行动,“跑分”猖獗使得整个支付链条的反洗钱压力倍增。在2021年2月25日央行召开的2021年反洗钱工作电视会议上,确立了2021年反洗钱方面的八个监管重点,其中就包括推进《反洗钱法》修订进程。

此外,2020年年末发布的《金融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监督管理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也将支付机构纳入反洗钱监管,从整个监管态势来看,支付机构的监管严格度将不断的向传统金融机构靠拢,其中反洗钱监管将是重中之重。

此外,反洗钱监管加码趋势下,也将在某些业务层影响展业逻辑,进一步约束长期野蛮生长的支付产业,如账户实时风控、企业账户开立等。

支付条例有望重塑产业形态。2021年1月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可谓是引爆了支付行业的焦虑感,多个尚不明朗举措都可能深远的影响支付行业未来发展,可以说,这是2021年最值得关注、影响最大的支付政策,几乎重塑支付机构监管。

《条例》中反垄断的判定,对于当下微信支付与支付宝双巨头的格局,存在降维打击的可能,这也给其他发展支付业务的机构带来一丝希望。此外,《条例》中并没有提及支付机构可以开立企业支付账户,这对于不断向B端下沉的支付行业来说,是很大的政策不确定性。在2021年,《条例》的征求意见稿有望进一步落实,如何启动支付行业新的黄金十年,在《条例》的正式发布或是开始。

“支付回归本源”引发业务逻辑改变。“支付回归本源”是监管层近几年概括对支付行业监管态度的高频词,在2020年蚂蚁集团上市遇阻,监管约谈后整改要求中,就有“回归支付本源”。

回顾支付牌照发放之初,支付机构的角色任务更多是为了弥补银行对商户服务不足的情况。然而随着两大支付巨头“过顶传球”绕开清算机构的模式成功,支付企业逐渐从支付业务辐射到金融的各个领域,并不断蚕食银行存贷业务,监管在这几年也不断提醒防范“交叉风险”。

可以预见,“支付回归本源”的监管压力之下,支付机构回归到如何更好地服务商户成为趋势,“内卷化”会成为2021年的一大关键词,竞争也更加激烈。

个人金融信息保护仍是重点,数据边界逐渐缕清。在疫情催生的非接触常态下,人们越加重视线上生活,同时信息保护也备受重视。2020年10月,《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发布,金融数据合规成为了热议的话题,2021年伊始,农行、中行等大行先后因数据合规问题被罚,似乎是揭开了2021年的数据保护序幕。

在《条例》中,强调了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管理的重要性;2021年1月发布的《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也较为清晰的划分了数据收集的边界。

什么数据可以收集,如何使用收集的数据,如何保护数据,在越来越多的法律法规发布后,这些问题都将逐渐清晰。

市场竞合

支付机构与服务商博弈加剧。2020年9月启动的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中,持牌的支付机构与非持牌的支付服务商都在备案之列,在收单外包这一监管维度上,持牌与非持牌似乎在同一起跑线,这也使得支付机构与服务商的竞合更加微妙。

在“支付回归本源”的监管趋势下,支付机构或多或少的收缩自身金融纵深,而更多的服务实体商户,这与本身就缺少金融资质而专注于商户服务的支付服务商们产生一定竞争。另一方面,支付机构同样是支付服务商的通道提供者,形成一定的合作关系。

当下,“支付机构+支付服务商”的组合成为支付行业标配,支付机构或是投资支付服务商,或是单独成立业务组或子公司,以避免管道化命运。未来,回归到服务商户的支付机构们,与原有的支付服务商博弈将加剧。

互联网强企入局,移动支付在互联网场景竞争加剧。2020年,各大互联网巨头收购支付牌照并发布相关支付产品也是一大热点,“颠覆微信支付宝市场地位”被诸多媒体猜测为这些企业入局支付行业的一大原因,这其中就包括字节跳动、快手、携程等互联网强企。

但短期来看,各大互联网强企对微信支付、支付宝的市场地位冲击力度有限,获得支付牌照一方面是为了让自身体系内的支付合规化,另一方面是防范支付巨头获取自身平台的支付数据,获牌多为战略守势。从长远来看,互联网强企获得支付牌照,并推出相关支付产品,必然更多的引导用户使用其体系内的支付功能,降低对支付巨头的依赖。移动支付在不同互联网强企掌握的场景中,竞争会加剧,未来也有可能出现两个超级电子钱包,多个互联网钱包进行场景割据的情况,特别是当下反垄断形式严峻。

数字化升级大背景下,支付SaaS化趋势明显。数字化转型,是2020年的金融支付领域的一大关键词。支付不再只是单纯的支付服务,为商户提供更多增值服务是一大趋势,其中SaaS成为各大支付公司的重要转型方向,收购SaaS公司、成立子公司或独立部门、为SaaS企业提供通道服务,各大支付公司希望更多的与SaaS业务沾边。同时,不论是监管还是市场影响,支付公司也想更多的扔掉“金融”标签,为自身加上“科技”属性,支付成为基础能力,业务SaaS化随即被重视。

另一方面,支付巨头也在不断激励小程序点餐,麦当劳、肯德基等KA商户推行小程序扫码点餐的同时,加入会员体系、营销玩法,使整个运营体系更加互联网。未来,在疫情加速的数字化大潮下,支付本身的卖点越来越少,如何为商户提供以SaaS为代表的增值服务才是亮点。

资本涌入带来新的变局,兼并与收购多发。2020年,移卡成功上市,随后“收单一哥”银联商务也传出上市消息,连连支付、收钱吧、PingPong也紧跟其后,虽然有汇付天下退市,但从整个行业趋势来看,未来几年支付行业将迎来上市潮。

资本的涌入,加之支付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大潮下,兼并与收购也成为了行业新常态。在这两年,支付机构对SaaS公司、地推团队、营销公司、终端厂商的收购与兼并,已经频繁发生。纵观全球,Worldline收购Ingenico、FIS收购WorldPay等事件,都已经为中国支付企业预演了支付产业链上下游的收购兼并之路。

“大着恒大,强者恒强”的趋势在支付行业日渐明显,收单业务的互联网化,也将使得产业角色更加集中。

灵活用工合规压力增大。在疫情影响的2020年,灵活用工在支付行业的发展也提速,由于支付公司有服务商分润体系,是天然的灵活用工场景,许多支付公司从内部孵化出对外的灵活用工服务。据移动支付网调研,拥有一定规模的支付公司,基本都有自己的灵活用工产品。

灵活用工大火之下,有一定的合规风险。一方面是对本地的税务收入有影响;另一方面是,有一定的反洗钱压力,部分平台将境外灰黑产资金,通过灵活用工平台“洗白”到国内账户。在央行持续加码反洗钱监管的背景下,灵活用工是一个“雷区”,合规发展是一大挑战。

跨境收款竞争激烈,支付出海迎来后疫情时代红利。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达1.69万亿元,强势增长31.1%,其中出口1.12万亿元,增长40.1%,各项指标均创新高。伴随跨境电商出口创新高的,是跨境支付的繁荣。

这一年,中信、浦发、招行、宁波银行、稠州商业银行等银行相继入局跨境收款领域,汇付天下、富友等不少支付机构也推出相关服务,这使得产业竞争更加激烈。另一方面,持牌与非持牌跨境收款服务商之间,存在上下游的合作关系,各方直接入局,也使得竞合关系更加微妙。

此外,外汇局一直强调从事跨境支付业务不能“无证驾驶”,并期望商户信息更多的由境内持牌机构掌握,持牌与非持牌机构的业务边界也在进行微妙的平衡,头部的非持牌跨境收款平台也在通过收购、申请等方式争取获得支付牌照。

在支付出海方面,随着全球疫情波动催生了无接触支付需求,全球范围内的电子支付发展都获得快速发展。与此同时,也暴露了一些境外支付企业对电子支付认知不足的问题,例如日本Docomo盗刷事件,这就需要借鉴中国移动支付发展经验,并获得相应的技术和产品支持。另一方面,全球本地电子钱包的发展,商户的聚合支付服务需求随之增加,中国支付公司出海推出相应的服务也拥有较多机会。

随着新冠疫苗的全球普适,后疫情时代中国支付出海会迎来新的红利。更多的跨境支付相关趋势,读者可以参阅移动支付网发布的《2020年中国支付业跨境与出海报告》。

信用卡收单市场动荡持续。2020年,整个信用卡收单市场可谓是此起彼涨,全行业费率不断创新高,长久的套路与反套路零和博弈愈加激烈。此外,近两年,银行互联网贷款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大众的融资需求,政策持续波动的背景下,利好还是利空都对信用卡收单市场有一定影响。另一方面,在发卡侧,央行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为信用卡市场松绑,对下游信用卡收单市场发展会是一大利好。

支付终端市场资金压力大,需探索海外市场。2020年的支付终端市场,在电签POS需求暴增而后政策干扰急转直下的震荡下,一些有代表性的厂商库存较多,资金流压力较大。再加上2020年年末到2021年年初的上游半导体企业集体涨价,给下游的支付终端厂商较大的压力,成本提高是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不过,终端市场也存在一些可以预见的机会。一是国家近两年愈加提倡自主创新,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2020年10月发表署名文章就强调,金融信息化需注重自主可控与信息安全,这将较大的影响支付企业对支付终端的采购方向;二是疫情促使全球数字化支付高速发展,这将带来更多海外市场的机会。

技术应用

刷脸支付进入理性期,重点场景下沉有看点。疫情影响下,2020年刷脸支付是相对沉寂的一年,但各方在产品研发、体验优化、场景探索等方面仍较为积极。2020年11月底,支付宝发布新蓝海计划,重点补贴刷脸支付终端在内的IoT设备支付,新一轮的刷脸支付大战似乎已经开始。

但经过2020年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催生产业洗牌后,行业对刷脸支付的态度也会更加理性,硬件本身的高成本也使得刷脸支付天然是一种较重的商业模式,商户和服务商的门槛都较高,普及速度也不会如二维码支付一般快速,长期主义才可能是刷脸支付的致胜法宝。

以医疗、园区为代表,刷脸支付正在向垂直场景下沉。医保局在2020年发布了相关文件,强调了刷脸在医保支付的可适用性,在防范医保卡套现、骗保的需求下,刷脸支付终端的强身份认证属性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而在以K12校园为代表的园区支付中,不需要带饭卡、家长及时获知学生信息,也让刷脸支付在这一场景崭露头角。除了零售商超、餐饮以外,探索垂直场景的适用性,会成为刷脸支付产业的中长期命题。

刷脸支付终端更加注重扫码,促活成未来重点。经过2020年疫情的洗礼,刷脸支付短期遭遇了无脸可刷的境地,彼时,鼓励扫码支付成为了促进刷脸支付终端活跃的一个重要方式。在2020年9月支付宝更新的刷脸支付服务商激励政策中,就明确了刷脸支付终端上的扫码支付也计入激励中,单日去重用户每笔0.2元。此外,刷脸支付单笔激励翻倍,从原来的0.7元,上升到1.5元。从支付宝的新激励政策来看,促活会成为刷脸支付的重要指标。

区块链场景不断扩大,深度影响产业逻辑。截至2021年3月4日,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86个项目中,有18个与区块链直接相关的项目,覆盖跨境金融、eKYC、在线融资、供应链金融、风控等场景,可以看出,近两年区块链应用正在不断加速,未来还会有更多金融区块链应用出现。

远程认证服务值得关注,政策与市场在博弈。疫情期间,政府部门鼓励“无接触”办理相关政务,同时也鼓励商业机构推出“远程”服务。其中包括企业开户远程核实、信用卡远程面签、远程智慧银行、远程特约商户管理等,特殊时期特殊政策。类似深圳地区Huawei Card远程面签服务的尝试,虽然后续暂停,但仍然能够看到监管部门在评估风险,期望提升用户体验。更多的远程服务政策开放、技术应用,也是2021年值得期待的一件事。

数字人民币

数字人民币在2020年可谓是如火如荼,在此,也单独说一说数字人民币带来的影响。此外,欲了解更多的数字人民币现状与趋势,可以参阅移动支付网发布的《2020数字人民币发展研究报告》。

数字人民币会逐渐形成商业模式。2020年多个城市启动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让人们近距离的了解数字人民币形态,但数字人民币的服务支撑者如何获得收益一直未有明确的模式。

2020年10月,在2020外滩金融峰会上,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就表示,“为了调动各参与方的积极性,可持续经营,应该参考现行的现钞的安排,划拨一定的费用,建立相应的合理有效的激励机制。”

经过数次大规模的试点,2021年或许是数字人民币探索激励机制的一年,成熟的商业模式才利于数字人民币的长远发展。

数字人民币为原有支付技术酝酿新机会。当下的数字人民币正呈现出对多种支付技术的包容性,足够安全、能够识别用户身份的支付技术都逐渐应用于数字人民币,其中包括可视卡、碰一碰标签、指纹卡、可穿戴设备等一系列新旧支付技术。

过去,由于不同时期的收单环境迥异,许多支付技术被埋没。而现在,支持数字人民币与旧技术结合,或许能够在特定场景发挥不同的效果。例如,可视卡对于当下鼓励弥合数字鸿沟,优化老年人的支付体验有较好效果,可视卡同时支持健康码,也方便了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

数字人民币期待跨境支付的新突破。长期以来,数字人民币更加适合跨境支付的声音总是不绝于耳,而在2020年多次红包试点中,并无进展。

但在近期,央行在数字人民币的跨境支付应用上,有了较大动作。其一,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SWIFT联合成立的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其二,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宣布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m-CBDC Bridge将通过开发试验原型,进一步研究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实现央行数字货币对的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PvP)结算,便利跨境贸易场景下的本外币兑换。

此外,2022年年初,北京冬奥会将举办,为了解决外国人来华移动支付的不便利问题,数字人民币也将有机会大放异彩。

数字人民币目前对支付行业的影响还不是特别大,但长远来看,数字人民币将在多个层面颠覆当下支付市场逻辑。

免责条款:本文由聚合支付范儿(http://www.ijuhepay.com/juhezhifufaner)收集,为支付产业相关商业资讯,仅供参考,文章内容和图片均采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